2021年8月27日星期五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第四章 危機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第四章 危機


<哥布林部族>


巴圖身上再中了兩箭; 但看見他興奮地衝向射箭的哥布林; 應該不會有大問題了.

但這時卻發現, “睡眠術” 所包覆的位置有一隻哥布林在弄醒睡了的同伴. 

我心中在盤算: 如果還有哥布林沒有睡著, 那應該是大佬吧? 

一時之間也不知應如何解決它. 


左邊已經三名哥布林被帕米安, 魯夫 及 巴圖幹掉; 似乎是穩定的.

但右邊睡了四名哥布林; 一隻剛剛醒來, 一隻似乎是大佬的......  

查里呢?

他怎麼跟大隊一起伏下了!?

我大叫: 查里, 攻擊攻擊呀. 你咪伏低乜都唔做呀.

查里望向我, 什麼也沒說......


哥布林大佬似乎看見我跟查里; 但他鐵了心要叫醒同伴. 

如果任由它們兩隻去叫醒其他哥布林; 我的法術就泡湯了. 我只好站起來以今天剛銘刻在思海中小法術把戲 “冷凍射線” (Ray of Frost) 攻擊向剛站起來的哥布林. 

同時呼叫著查里: 聖焰; 快. 幫我補飛.


好不容易把剛起來的哥布林殺了. 但卻已失去哥布林大佬的影蹤.

來攻擊的哥布林在巴圖亂撞的情況之下, 

很快就被解決了. 畢竟也不是大型生物, 要殺死也不是太難.


由於神官查里堅持把死者葬了, 魯夫就在四周視察一番.

然而魯夫帶來的消息卻不太好; 付近有很多哥布林活動的痕跡. 


如果這一帶地區是哥布林的巢穴; 那我們只可以考慮盡快離開, 畢竟要保護的人當中有很多是平民; 反而是要看教會那邊有沒有要求. 希望那位很 “正義” 的聖騎士不會說要去消滅哥布林巢穴吧.


果然...... 烏鴉烏鴉...... 

聖騎士帕米安聽到附近有哥布林巢穴, 又可能跟襲擊有關立即就表示要前往消滅......

巴圖還興奮地表示支持......


我大叫: “喂...... 你們先冷靜點好嗎? 我們還有一群人要保護前往災區的.”


幸好聖騎士小姐還是以保護任務優先, 歉意地說了聲不好意思, 表示自己太激動.


我們一行十數人, 繼續前往目的地, 路上再次受到哥布林的攻擊; 一些醫護人員更受傷倒下. 

我們被迫退守在一個山洞之中.

幸好魯夫對森林地型熟悉, 總算暫時避開了哥布林的攻擊, 然而死守也不是辦法......


不是說 “魔法” 可以改變大局嗎? 如何改? 

一時之間, 我完全陷入了 “苦惱” !看著自己的雙手...... 回憶著思海中的可能性. 

殺出去? 死守等人救? 


魯夫 拍了拍我的肩說: 我出去打探一下; 再回來跟你決定之後的計劃. 

他看一看倒下了的醫護與正在照顧傷患的查里.


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也拍了一下魯夫的手臂: 拜託你了. 讓我的魔寵也分頭協助吧.


我回想著老師的話......

遇到狀況, 先冷靜, 組織手上資源, 情報, 

制止所有熱血上頭的行動; 

分析形勢, 預測可能性, 選定成功率更高的方案;

行動.

說是這麼說, 但要決定行動方向, 應該是領隊的工作吧. 

好了先等魯夫的情報, 連外面有多少敵人也不知道的話就衝出去, 可是相當不智的.

我放出魔寵在洞外潛伏; 把帕米安 及 巴圖 叫過來讓他們守在山洞口, 不要出去, 並告訴二人, 我的魔寵會跟 魯夫出去視察情況, 再決定之後如何逃出去.


大至上的狀況就是, 山洞外沒有哥布林看守; 但在大慨六十呎外有一群哥布林在遠處觀察; 為數是六名. 另外在更遠的地方大慨百來呎之外, 似乎就是一個哥布林的臨時基地, 有十數隻哥布林在休息. 但能夠輕鬆發現他們的只有魯夫.

但我經由魔寵的視角找到了一個可供掩護的林中小路, 在洞口的右方. 如果足夠快的話有可能把人先送出去, 留下防禦力強的擋在後面, 至於留否逃生就是另一件事. 

魯夫也表示, 可以由他用弓矢引開哥布林; 再讓大家先逃. 


做誘餌引開敵人注意, 可以考慮讓魔寵去做, 沒必要浪費了魯夫的戰力.

先要讓聖騎士負責帶領眾人逃生, 否則, 她可能會自己去左斷後; 戰死沙場.......

讓巴圖負責保護我, 我用魔法擾敵.

魯夫要負責開路, 讓所有人盡快離開.

至於神官查里, 還是護著醫療人員好了. 先讓他借我一個 “虔誠護盾” (Shield of Faith)


我的魔竉貓頭鷹~F 靠著樹蔭的陰影, 潛行飛到哥布林的附近......


2021年8月20日星期五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第三章 魔法把戲與二環魔法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第三章 魔法把戲與二環魔法



<魔法把戲與二環魔法>


經歷了一場苦戰, 終於在我倒地之後, 同伴們成功解決敵人完成任務. 

我回到學院還被師兄弟們取笑了好幾天......


然而經過這一場苦戰, 我獲得了實力上的提升; 思想空間中的法力容量擴闊了. 魔力環流由一層化作兩層; 這明顯是老師所說的環法力量獲得進升. 我終於成功解讀我苦修了一段時間的二環法術 ~ “鏡影術” (Mirror Image) 與 “熾焰法球” (Flaming Sphere).

雖然我並不專研 某一系的法術; 但作為一個冒險者, 適當地提供傷害是必須的, 尤其是我這種不善戰鬥戲法的學徒. 至於鏡影術, 這是近戰中頗有用的法術. 其實...... 其實我並不想學這個, 但是...... 我的老師說, 近戰不是說你不想去就不會發生; 很多時, 近戰會主動走向你. 

對了. 我的老師...... 叫D, 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近戰法師. 好地地一個法師, 係都要學一大堆近戰法術. 他又不是精靈劍詠大師; 我都唔明. 

無論如何, 我的首兩個二環法術就這樣刻劃在我的魔法書上.


其實這還不是重點, 思想空間之中, 還融匯了一直學習的魔法把戲 (Cantrip); 這些魔法把戲的程序鑄刻在思想空間之中, 每天可以更換一個「把戲」作備用. 雖然每日能發動的有一定限數; 但總括來說還是相當方便的. 能夠把這些魔法把戲程式 (Cantrip Formula)鑄刻下來, 標示著法術上的修為進步.

要明白這種魔法把戲眾多, 如果有足夠資訊與時間準備, 確實對應付任務上出現的敵人很有幫助. 


冒險者公會發出的任務, 一般來說都是有最低報酬這一說法的; 當然那是不怎麼足夠; 但如果在任務中擊殺怪物或發現巢穴, 倒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泰利是主要會出沒在酒吧及冒險者公會打聽消息的人, 也就是主要為團隊找任務的傢伙, 對於城市中的生存技巧, 他比我們另外三人都熟練; 據說為了日後安全, 他要找一位熟悉地理及追蹤痕跡的高人拜師, 學習遊俠的技巧!

因此這一次的任務並不是由泰利來接洽的...... 反而是教會那邊的任務!


星月女神教會(簡稱月教), 是G城之中頗有名望的教會, 也是我們同伴查里信奉的宗教; 雖然他只是名小神官, 但也算是經常參與教會工作的一份子, 因此這一次就被委以重任了. 

這一次的任務就是由月教發出, 大慨就是由於早前發生了水患; 在城市的東北面河溪地區; 因為水患而引發的疫病. 雖然教會已派出了人手前去協助, 但派出的人卻受到類人生物的攻擊. 於是教會決定找冒險者協助並護送新一批醫生與護理人員前往受災地區.


慨然是幫助村民的任務, 又是同伴查里的拜託; 我跟巴圖自然願意協助. 

對巴圖來說, 有交打就夠了. 

同行除了巴圖與查里, 還有來自月教教會的女聖騎士(Paladin) 帕米安; 護林者遊俠 (Ranger) 魯夫 以及 隨行的四名醫生六名護理員. 

我們一行十五人就這樣前往目的地的村落.


然而在這路上等待我們的所謂類人族, 似乎是神出鬼沒的哥布林 (Goblin); 身型細少 (Small Size) 的它們習慣潛伏突襲, 讓人防不勝防. 


我又看一看法術上的可變性......

一環:

“通曉語言” (Comprehend Languages)^ 

“幻色法球” (Chromatic Orb)

“探測魔法” (Detect Magic)^ 

“尋獲魔寵” (Find Familiar)^

“油膩術” (Grease) 

“鑑定術” (Identify)^

“法師護甲” (Mage Armor)

“護盾術” (Shield) 

“睡眠術” (Sleep) 

“雷嗚波” (Thunder Wave) 


二環:

“鏡影術” (Mirror Image)

“熾焰法球” (Flaming Sphere)


^儀式法術 (Ritual)


好難選擇啊. 如果真的是對抗哥布林...... “睡眠術” 應該是很實用吧. 畢竟對手生命力有限; 應該比較易捱唔住而訓著.

要不要買一兩卷一環的法術卷軸呢? 雖然師父常說法術這種東西, 可遇不可求; 通常在地下城總會找到一些; 或者去消滅一兩頭施法者不死物就可以找到了...... 

對了. 我家師父是一位非常抗拒不死物的人, 聽說他一見到不死物就會二話不說上前 “打爆”佢.


為了保命, 先購入 “吸收元素” 這個法術, 聽說有一些類人族的部族撒滿是會施放火球術的. 如果留一手以防被人用魔法元素傷害至死, 這個法術不失為保命的手段. 


終於我們跟隨大隊出發, 一行十多人的隊伍. 其實...... 這麼多人真的會被襲擊的嗎?

前往河溪地區, 需要先穿越一片密林地域; 遊俠魯夫表示森林一帶, 的確有哥布林的小腳印; 著大家要打醒精神, 加緊戒備. 然而本來就不太好眼力的一眾人, 被突如其來的小箭擊中的同時, 已聽到魯夫大叫 “伏低!” 

果然整隊人就只有魯夫一個及時發現敵人.

由密林大射出的冷箭擊倒了兩名同行人員. 

聖騎士帕米安 大喝一聲: 何方賊匪? 立即就衡到一名未及再藏身的哥布林身邊. 

其他發出冷箭之後立即就找另一位置藏匿起來. 怎麼它們的身法跟 泰利差不多好.  

帕米安一劍揮出擊中敵人之際, 突然劍光遽盛; 魔力併發出光芒, 哥布林被一分為二.

我們看著只能說 “嘆為觀止!” 

可我心中不其然嘆息: 又是一個亂來的聖騎士.

巴圖則大叫著: 快出來. 小生物, 快出來受死.

看得出來對方射來的箭應該有左右各四至六名敵人吧.

“睡眠術” 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轉用二環應該足夠讓他們都睡著吧. 

我將 “睡眠術” 投往聖騎士的相反方向, 希望可以包覆最多敵人. 然而法術始終是有限制的; 餘下的敵人還是要前線人員逐一解決.

四名哥布林在法術範圍內倒下睡著了.


2021年8月17日星期二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第二章 對方的棒比較大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第二章 對方的棒比較大


<肉搏食人魔>


我們一行人解決了似乎是狗頭人的據點, 以及找回被劫的貨物. 除了食物及酒, 大部份都是齊全的.

就在我們一行四人帶著貨車準備離開之際......


一支大型的標槍擊中了巴圖. 

就在我們都放下戒心的時候, 原來一名食人魔就在不遠處向我們投擲標槍. 它也真懂得選擇, 沒穿盔甲上衣的巴圖就此被擊中了. 胸前一個大血洞, 相當嚇人.

巴圖罵出了一陣矮人粗口. (應該係粗口吧...... 我是聽不懂的, 這種時候沒理由要用什麼 “通曉語言” (Comprehend Languages) 吧.)

如果只得一個敵人, 應該不太難處理. 我就是想沒理由這麼順利的吧.

查里大叫 “救人定點呀?” 

泰利回應也是破口大罵 “打爆佢先啦~ 救救救. 人都未訓救什麼?”

巴圖還在粗口問候著食人魔, 已執起巨斧往前衝.


食人魔作為大型的 “怪物”; 這是相當地耐打的. 但面對擁有野蠻人狂暴 (Barbarian 職業特性: 狂暴) 的巴圖; 威力再大, 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擊倒巴圖的. 

但...... 這是一般情況之下.

我心想: 不對. 要救! 必須立即救.

我連忙向查里大叫: 救! 救左先! 佢野蠻人黎架, 訓左就擋唔住架啦.......


查里 “老老實實” 咀上救人 “治癒真言” (Healing Word); 象徵式施放了療傷魔法. 自已又開始閃躲(Dodge) 了....... 

泰利連忙閃往一邊, 尋找有利位置準備射擊還不忘大叫: 埋佢身, 快. 巴圖, 快埋身.

腳短的巴圖只好不顧一切疾走 (Dash) 走到食人魔身邊.


我心想: 總算是配合好了, 若果食人魔走到埋我身邊, 真不知什麼光景.

我還在發呆的時候......

泰利射出了一箭命中了食人魔, 向著我大叫 : 炮火支援啦. 法師~ 發乜野呆呀. 乜都好, 是但射D野出黎......

發呆的我心想: 射射射...... 我的戲法都唔係用來打交慨...... 射條毛咩......

我死死地氣拿出輕弩, 隨手亂射一箭. 頂! 巴圖阻住左我視線呀.

沒有命中.


食人魔再次大捧一揮.

嘩...... 巴圖被吹飛了....... 

泰利掩面看著大叫: 埋身! 搵人埋佢身. 

食人魔擊倒巴圖之後, 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我心想: 其實, 你(食人魔) 用吓腦, 都係會打我吧. 希望你真係如傳聞所講的無腦啦......


原來大隻就行得快D; 這食人魔邁步向前, 我明明距離也有三十幾四十呎, 它竟一步到位. 

我心想: 乜唔係話無腦咩? 死怪物你走埋黎做咩....... 頂你.


這時泰利還在大叫: 法師, 死開D, 唔好阻止視線. 你企呢度阻住我射箭呀.

我心想: 咩料呀? 我法師唔係打手啊. 不如叫我拿斧頭劈死隻食人魔啦. (下刪三百字)


我大叫著: 知啦! 知啦! 查里快救巴圖先. 咪閃啦你. 我頂住先.

(究竟點解我講得出呢句 “我頂住先” 呢? 我印象老師的確有說過, 戰場上...... 法師都係要上前頂的. 不過無必要就唔好做傻事.)


食人魔巨棒再揮. 我非常肯定不是大捧, 是巨棒. 支棒粗過我條腰呀. 

所為 “頂” 就是 “閃躲” (Dodge) ; 別傻了, 難道法師還要拿木棍跟食人魔肉搏嗎?



有一個問題. 即使我不被食人魔打中; 但如果...... 我的同伴也沒法殺死食人魔......

總有一天我還是會被擊中吧. 

泰利的箭沒中. 

查里施放了 “治療傷勢” (Cure Wounds) 把巴圖救醒了. 爬起來的巴圖一時之間還沒來得切跑過來.


法術書內其實沒有幾多魔法; 記憶了的更是沒多少有用. 

把食人魔推開, 可以用 “雷嗚波” (Thunder Wave), 但它看來很大隻, 體質強健吧.

跣低佢, 可以用  “油膩術” (Grease), 這傢伙身手應該不會太好吧...... 

為什麼我不是預言師呢? 可惡. 


肉眼可見之下, 我還是推斷食人魔的敏捷比體質差吧. 

我決定施放  “油膩術” (Grease) ; 幸運地如我所願把這巨大的生物滑倒地上, 就算你擊倒我, 這法術範圍還不會立即消失. 應該可以拖到大家過來收拾佢吧.

我大叫: 機會黎啦. 埋佢單.


正如我所料, 在沒有閃躲的情況之下...... 我還是被擊中倒地.


當我醒來的時候, 巴圖還在吹噓他如何神勇擊殺 食人魔. 

是查理救醒了我, 還叮囑我下次不要這麼魯莽, 跟食人魔近戰了......


跟據泰利的覆述, 當我倒地之後, 他跟巴圖都撲上前承食人魔倒地未及起來之際猛下殺手. 

幸好食人魔沒有成功站起來, 否則也不知是什麼光境.


最後...... 還是在大家的友善提醒, 作為法師, 不要跟大怪物近戰啊.

還不是因為沒人頂住隻怪....... 叫救人又唔認真救; 一個二個左閃右避......

但是嘛...... 原來食人魔行得這麼快. 日後一定要留心留心.


2021年8月13日星期五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 第一章 小試牛刀

 魔法學徒 Z 的日常 


第一章 小試牛刀


<記憶法術>


理論上, 在窄巷戰, “雷嗚波” (Thunder Wave) 是不錯的選擇, 由其是在地洞之類的地方; 但也必須視乎同伴們的部署, 擊中同伴可不是一件好事. 

“護盾術” (Shield) 是法師必備吧? “通曉語言” (Comprehend Languages) 與 “探測魔法” (Detect Magic) 可以用儀式施放, 不必記吧...... 

餘下的就記  “油膩術” (Grease) 與 “睡眠術” (Sleep) 吧; 老師說過這是初階法術中比較見效的法術.


今天的任務, 是前往地下洞穴, 消滅狗頭人小族群. 

同行的是野蠻人 巴圖, 神官 查理 與 射手 泰利. 


只有四人, 應該沒問題吧; 如果只是一個小型族群...... 似乎有一定的近戰機會; 出發前施放 “法師護甲” (Mage Armor) 可以維持八小時; 找機會短休就可以先回復這一環法; 我的能耐還只可以回覆一個環法, 唉...... 什麼時候才可以習得二環法術呢?


忘了介紹, 我的名字是 “斯魯”, 大家可以叫我 “Z”, 一名小小的魔法學徒.

作為一名初階魔法使用者, 我那本薄如蟬翼的魔法書 (Spellbook), 只有八個魔法; 我還在努力賺取購買施法媒介(材料)(Material)的金幣. 那可是一顆價值50金幣的鑽石, 真的好貴. 

算了...... 入了這一個行業就要 “食得咸鱼抵得渴”. 誰叫我迷戀 “法師” 這個名字.


走了兩天的路, 離開了我們常駐的城鎮 “G”; 這邊的路上曾出現 狗頭人攻擊商旅事件, 似乎狗頭人就住在南邊的森林地區. 其實我們一行四人似乎只有 泰利 對付近一帶的地型有少許認識; 而且一行四人也沒有人懂追蹤術...... 說來說去, 還是多多少少要靠運氣; 幸好泰利是個天生幸運 (Lucky)的人; 總算是找到目的地了. 當然也不排除 查理 的 “指導術” (Guidance) 有多多少少的幫助. 



<陷阱>


從表面看來; 這是一個由枯樹與泥石組成的大型地洞, 在森林中的一個倒塌樹木與泥石地隆起的一個地洞. 而且有明顯車痕, 似系是車痕吧. 

明顯地是一個狗頭人的居住地; 為什麼明顯? 因為昨天查里守夜時堅稱看到有似係狗頭人的生物出入. 

我個人是很好奇, 為什麼重甲的查里沒有被發現的, 但無論如何; 我沒理由不信任同伴嘛. 而且泰利是補師, 生死也看他了......

看得出來, 我們當 “法師” 的很多時候也是身不由己的; 沒有療傷的法門, 欠缺近戰的生存力; 被怪物碰碰也可能倒地. 

對了, 入山洞前要留意有沒有陷阱. 應該先讓 泰利看看前路.


哎呀...... 

前面傳來巴圖的叫聲 : 哎呀...... 不好意思, 有個地釘陷阱. 

查里二話不說就上前為巴圖療傷了. 看得出巴圖一腳都是血了.

怎麼狗頭人山洞口的陷阱這麼厲害!!!


泰利: 喂喂喂~ 咪浪放SPELL呀...... 還不知道內裡有什麼. 

(心聲: 還是泰利比較靠普)

泰利還未說完: 喂喂~ 法師, 給我施放些防護法術什麼的. 

(心聲: 算~ 我沒意見了.)

我只好回應道: 防什麼護? 上去搵陷阱啦. 你有盔甲我無呀. 頂你.


泰利口上罵了幾句還是死死地上前查看陷阱去了. 

忽然又聽見泰利叫罵了幾句: 幹~ 什麼山洞, 這麼多陷阱幹什麼?


我突然若有所思.....

: 等等! 查里, 你說昨晚看見有狗頭人出入; 究竟最後狗頭人是出來還是入去?


查里若有所思...... 良久才說: 好像是離開了.


這時聽見泰利在叫: 發達啦. 無怪物, 找到失貨了. 巴圖, 快幫手, 搬了就走......

大家聽到沒有怪物還找到失貨, 似乎都忘了怪物隨時可能出現. 為什麼狗頭人不在, 但貨物卻在這裡呢? 狗頭人又到了那裡呢? 

地洞內似乎沒有其他陷阱; 也沒有發現小型生物的起居生活的用品. 

巴圖跟泰利很快就把貨物與搬運用的車處理了. (就是把東西都放到車上)


我們決定盡快離開地洞, 查里表示他心中感到有點點不安, 要盡快離開...... 

我心想, 不安都無用啦. 你都入左人地地盤啦.


由於查里有點心急; 他就先走出地洞; 利箭突然射出, 擊中了查里的鐵盾. 掉落在查里腳邊. 

是狗頭人的埋伏? 為什麼日光日白, 它們為什麼會在樹林伏擊? 遭~ 是陰天.

查里頂著盾左望右望大叫道: 六隻, 左右各三. 我衝啦.

我看著查里往右面衝出洞外...... 

(心聲: 你小心呀. 衝出去無遮無掩......)

腳短的巴圖咆哮一聲, 狂暴 (Rage) 地跟著往左面跑出去.....

(心聲: 喂! 你兩個是一人打三隻嗎? 巴圖應該沒問題的吧......)

泰利望著我, 搖著頭說: 法師. 看你了.

我跟泰利四目對視...... 



<施法>


地洞外是樹林包圍的地型; 跟據查里所說, 左右方各有三隻狗頭人; 等等, 他好像沒說是狗頭人吧.

當作是狗頭人先好了.
我跟泰利說: 我施法弄昏右面那三隻; 你補飛, 可以?

泰利點點頭算是回應了我.


我踏出地洞, 還沒來得及看清楚, 發現右面的確有三隻橙橙紅紅的有角小生物; 應該是狗頭人吧. 咒話唸起, 一陣又長又累贅的 “煩音” 襲向右面的三名狗頭人; 果然 “睡眠術” 對這些小生物最是有效的魔法. 三隻狗頭人順利睡著了. 

泰利也同步跑出來, 見狗頭人都昏倒, 還不忘給我一個 “姆指”; 轉身就用短弓射向左面的狗頭人. 


要說隊伍中的戰鬥技巧, 泰利的確是比較可觀的, 這是指觀賞性質. 

巴圖嘛. 他的興趣似乎是被人打. (心聲: 佢真係好喜歡乜都唔著走上前俾人打架.)

查里嘛. 他應該是很怕痛的. 重甲, 鐵盾, 小心翼翼的行每一步; 果然剛施法完成, 就發現他在閃躲著...... (Dodge)


還沒機會說要捉一隻狗頭人問話...... 

巴圖已經把餘下的狗頭人趕掉了.

也許這是好的, 如果捉了俘虜, 查里又要跟泰利爭論一番殺了還是放了.


我心裡想著...... 有點奇怪; 狗頭人為什麼要把劫掠的貨物放在這個地洞? 

似乎它們是在伏擊, 但為什麼要伏擊我們呢? 他們一早知道我們來了? 那為什麼不在昨晚夜襲我們呢? 我心裡想著很是奇怪......


巴圖拉著車跟查里打算離開了. 我跟泰利看看四周, 也沒多說什麼就跟上去.

但是......


2021年7月28日星期三

TRPG/D&D 遊戲中的角色定位 (下)

 TRPG/D&D 遊戲中的角色定位 (下)


前天說了一下角色定位; 今天來說一下其他的.....

輸出/ DPS / 傷害擔當...... 

隨便說一些稱呼; 大家明就得啦. 

D&D5e 的基本職業, 遊盪者 (Rogue); 遊俠 (Ranger); 聖騎士 (Paladin); 契術師 (Warlock); 術士 (Sorcerer), 這些職業都是可以做到大量傷害的角色職業. 

遊盪者而言; 只要 “偷襲” 的條件成立; 傷害輸出是相當穩定地大. 畢竟偷襲傷害是每兩個等級就加 1d6 的傷害; 先不論其他配置. 而偷襲的成立條件也不難達到, 只要有同伴近戰對方, 已經可以成立. 當然, 遊盪者的敏捷身手也方便他以附贈動作來隠藏身影, 達到攻擊優勢這個條件. 因此傷害是相當隠定的.

遊俠, 很多時都會配合 “獵人印記” 來提高傷害; 又或者子職業也提供一些額外傷害, 總括來說是會比一般職業較大傷害. 

聖騎士, 其實會當是一種防禦性為主的職業, 一般來說這些角色都是重甲持盾, 一個硬字. 但因為 “至聖斬” 這一個極具爆發性傷害的能力, 我不得不認為這是一個製造傷害的職業. 由其是配合其他施法職業時; 更早地提供高環位法術, 傷害更大.

契術師, 這是一個我不太懂的職業, 法術少得可憐, 但有很多不同類的魔能奇喚; 給予了相當多的變化. 其中咒劍(Hexblade) 就是一個提供近戰又可以做傷害的職業. 而魔能爆更是這個職業一個重要的攻擊手段; 其中加入一些魔能奇喚, 可以增加傷害或效果, 是非常有特色的攻擊手.

術士, 與法師相似; 但多了 超魔法 (Metamagic) 這一個非常強大的能力, 讓術士可以做到比其他施法者更突然更大的魔法傷害或效果. 就好像強效法術, 這可以讓法術的部份傷害骰重擲. 


換一個討論角度; 他/她們的定位; 就是每回合製造大量傷害就是他們的功能.  

跟據一些比較直白的玩家所說, 炸炸炸, 殺殺殺. 這個定位的功能簡單明快; 只要盡可能擊倒敵人就可以代提了控場; 防禦, 的工作; 那就連回復也不用了. 


就個有趣的例子, 是看見友人的設定; 遊俠配遊盪者, 看著他使用, 真係幾愉快. 

遊盪者的刺客, 利用巧妙動作可以讓他附贈動作隠藏, 提供了側襲的條件及優勢攻擊;

遊俠的戰鬥風格, 獲得射擊+2; 其中一個專長/特技 獲得 “神射手”; 加上遊俠的子職業加傷害及法術附助. 

配合起來, 在10等級時, 5遊俠/5遊盪者; 應該有20DEX; 熟練+4; 用+1長弓; 數值上很不錯. +12命中; 傷害是1d8+6+3d6+1d6 (長弓+DEX+偷襲+獵人印記) ; 而且因為遊俠5 有額外攻擊; 第一擊有優勢, 就算打唔中都仲有第二擊搏補中, 平均就是 23度了. 如果... 如果用神射手... 命中+7; 傷害是 1d8+16+3d6+1d6, 平均33度. 算起來不計偷襲及獵人印記也有10度或20度的傷害. 是個非常不錯的選擇吧. 

我們看一下一個10等級的遊盪者, 20DEX, 有+1手弩, 一般來說有優勢做一回合一次攻擊. 命中只有+10, 傷害是 1d6+5d6+6, 平均傷害為 27度; 但只有一次機會. 

其實數字上是差不多的; 但聽起來, 兼職之後好像好多野玩的感覺. 


如何製造傷害是一個有趣的課題, 餘下就讓大家自行想像了.


最後說一下 “控場”.

在我心目中主要是 法師 (Wizard) 與 德魯依 (Druid); 因為大部份環境法術都在他/她們手上. 

例如一些可以改變地型的法術 初階有 油膩術 (Grease), 少量範圍變得油膩會滑倒對方; 糾纏術 (Entangle), 範圍變成困難地型, 而且會糾纏對方. 都是一些有效迫使敵人改變行動路線方向的法術.

其他一些法術 

風牆術 (Wind Wall), 可以阻止射擊及小型飛行生物通過;

火牆術 (Wall of Fire), 又有傷害又明顯阻止對方行動;

艾伐黑觸手 (Evard's Black Tentacles), 雖然範圍不算很大; 但阻礙糾纏對方, 是相當有效的.

除了改變地型; 當然也有一些移位, 改變位置的法術, 低等級的 雷嗚波 (Thunder Wave); 

高等的 畢格比之掌 (Bigby's Hand) 都是一些迫使對方移位的法術. 

當然我會說D&D的法術多姿多彩; 但始終不會比我們想像的多; 但在有限的法術之中, 我覺得還是很多不同的方式去讓大家想想如何控場的.


之前說心目中只有法師與德魯依; 自然是因為有一些心目中不算的職業了.

因為不同角色在獲得不同專長/特技之後; 是有一些變化的, 由其是戰士比一般角色多一些專長的獲得機會. 

哨兵 (Sentinel); 可以利用反應進行的 “藉機攻擊” 來讓對方移動力歸零. 俗稱打停.

而且就算對方採取了撤離動作, 仍然會觸發藉機攻擊. 行過唔准, 走又唔俾. 如果對方只是單頭一隻怪, 就真的 “企左係度”. 


個人而言, 是比較喜歡當 “控場” 的角色, 所以也比較喜歡 “法師” 這職業.

有興趣的各位可以留言討論一下. 






2021年7月27日星期二

TRPG/D&D 遊戲中的角色定位 (上)

 TRPG/D&D 遊戲中的角色定位 (上)


角色定位; 這是一些針對遊戲戰鬥部份的角色分工. 一般來說, 我們有所為 坦; 補; 輸出(傷害) 及 控場. 這四種比較常見的分類. 今天來說一說這些看來很有內容的東西吧.


坦, 坦克, 擋彈, 盾, 你喜歡叫什麼就什麼吧. 

一般來說就是隊伍中用來防守, 保護同伴的角色; 在電玩來說好像多數都是叫 TANK 坦的.

在D&D的遊戲規則來說, 就是夠硬夠血可以擋下敵人的火力或重擊. 

一般來說戰士重甲, 加盾算是相當硬淨了. 或許找個神官多施放一個 虔誠護盾 (Shield of Faith) 加多2度AC; 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自己就設定了一個幾白痴的戰士(魔能騎士); 當然是拿了一環法術 護盾術 (Shield) 啦; 反應突然放一個法術+5 AC; 聽落都幾型架. (請玩家自行幻想.......); 聽起來我覺得還是不太足夠; 使用了一個特技/專長 (Feat), 拿了個魔法學徒, 學了一個 虔誠護盾 (Shield of Faith); 不靠別人靠自己. 

算式我覺得都算幾華麗了..... 

全身甲 (Full Plate) 基本18AC; 盾(Shield)+2; 戰士~戰鬥風格: 防禦 +1AC; 虔誠護盾 (Shield of Faith) +2 AC; 護盾術 +5AC : 18+2+1+2+5 = 28AC. 有錢買魔法盔甲盾牌, 又可以再加上去...... 感覺似乎很不錯. 就以上述沒有魔法物品來說; 等級5~6 應該夠錢買全身甲了. (好像要1500GP的說)

一般怪要擊中我; 大慨要擲19~20了.  好吧, 我應該還欠了一個特技哨兵 (Sentinel), 如果DM不打我要走開, 我還有機會打停對方. 這時後就出現了問題啦; 反應用來放護盾術還是借機攻擊呢? 


這是我對AC的迷信; 結果出來的產品. 說起來很有趣; 但用著的時候總會想, 究竟我的定位是要俾DM 打中, 定打唔中呢?


也有另一個有趣的血牛考量角色.

大家都應該聽說過矮人(丘陵) (Hill Dwarf) 是一個會每級+1HP的種族. 

特技中有一個健壯 (Tough) , 每等級+2HP上限. 配合一些生命力極強的職業, 例如野蠻人, 或者戰士; 加夠體魄屬性; 總括來說就是一團肉了. 

聽聽一位等級6 的野蠻人矮人說說自己有幾多肉..... 

生命值取平均+1; 等級4 的時候學會了 健壯; 每等級+2HP. 

12+7+7+7+7+7 (這是野蠻人基本) + 6 x [體魄(3) + 丘陵矮人(1) + 健壯(2)]

總數是 83 HP. 等級6的一般戰士應該是 52 HP吧. 

當然這樣我們會放棄很多東西, 戰鬥上的特殊技巧或者其他方面的能力. 但換來的是耐打.

如果我們還要當個熊圖騰野蠻人;  狂暴(Rage)之後 大部份傷害都有抗性 (食一半啊......); 一般我們會說條血多一部吧...... 166HP 咁計. 簡直是任由DM亂打的感覺也沒所謂. 


說到這, 如何坦; 大家應該有各自的想法吧.

其實這都只是一些很基本的設定; 現時出現了很多新書; 不同的配答又會有更多不同的變化.


補師 (Healer)

D&D 5版來說, 生命領域的牧師應該算是唯一的皇道了. 比一般牧師來說,多了2+法術等級的回復. 

這之後就出現了, 神莓術生命領域; 又加上後來天界契術師; 神聖術士; 總之可以用來回血的方式都應有盡有; 但究竟補師應該如何當呢? 

在規則上追求極限, 其實還有效率這一個問題, 還有一些負面條件的問題; 純職的補師與兼顧的很多時有很大的分別; 由其是純職神官/牧師, 他們有太多攻擊的手段; 救人可能並不是他們的首要任務. 那究竟有沒有需要搵補師救人呢? 

試過一些場景; 聽說隊伍有神官的, 我小小的戰士就應該擔當上前線擋的工作吧. 

結果呢....... 當日的總回復血量數值是我的戰士. 就只是因為一個特技/專長: 治療師 (Healer). 

你給我足夠多的短休時間, 作為一個大夫/醫生; 我的確可以進行多次的醫療行動, 每一次使用醫療包, 可以回覆1d6+4+被醫療者的HD/等級. 算起來其實是很多的. 

那究竟補師是不是必須由神官來負責呢? 


其實定位這一類事情, 也沒有職業的必然性. 還是看看大家決定要當個什麼類型的角色會比較重要. 




2021年7月20日星期二

奇幻世界的種族~地侏 (Gnome)

 奇幻世界的種族~地侏


這是一種歐洲比較普遍的奇幻生物,另一個比較為人知的稱呼是地精;造型上多數是戴著紅色帽工人服(或者伐本工人裝)的小生物。一般都在地底出沒,成群結隊又或者是以淘氣的精靈身份出現(例如偷東西的小精靈之類)。在傳統上很多時被混淆成哥布林,矮人又或精靈。


北歐的另一種說法, 地侏是跟普通人差不多身型的生物; 甚至會更高大; 描述有時會變成皮膚為蒼白色, 頭髮及鬍鬚為黑色; 也有一說他們看來像石頭一般. 但一般還是會說這種生物, 擅長工藝; 冶金; 而且他們造出來的武器手飾多多少少也有魔力.


在D&D的奇幻世界;這是一種先天帶有工藝能力的種族,多數傾向於地侏對機械有多一點的認識,會利用這些來造小工具。

由於身材矮少,種族上有著行得慢的先天缺憾;但同時有著一點點的智力上的優勢!

地侏的成熟速度和人類相同,且大部分會被預計在40歲左右安定下來進入成年的生活。他們可以活到350歲到接近500歲。


當中又分成 林中地侏; 石地侏以及 地底地侏; 總括來說都是一些腳短; 行得慢; 但都是聰明的族群. 多數也有一些工藝技術或對魔力有抗性. 是一個頗適合法師的種族.


個人很喜歡的一種角色會考慮+CON + INT 的地侏法師; 看起來滿多血(肉) 的法師; 如果配合幻術可以考慮用來扮戰士. 感覺相當不錯.


地侏就說到這裡了.